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春秋 战国 西汉 东汉 西晋 东晋 南朝 北朝 五代 北宋 南宋 西夏
书目章节
离骚·帝高阳之苗裔兮原文及翻译(2)
作者: (中华人民共和国) 收藏

 



    【特立独行】

    长太息以掩涕兮, 我揩着眼泪啊声声长叹,

    哀民生之多艰。 可怜人生道路多么艰难。

    余虽好修姱以鞿羁兮, 我虽爱好修洁严于责已,

    謇朝谇而夕替。 早晨进谏晚上又丢官。

    既替余以蕙纕兮, 他们攻击我佩戴惠草啊,

    又申之以揽茝。 又指责我爱好采集茝兰。

    亦余心之所善兮, 这是我心中追求的东西,

    虽九死其犹未悔。 就是多次死亡也不后悔。

    怨灵修之浩荡兮, 怨就怨楚王这样糊涂啊,

    终不察夫民心。 他始终不体察我的心情。

    众女嫉余之蛾眉兮, 那些庸人妒忌我的丰姿,

    谣诼谓余以善淫。 造谣诬蔑说我妖艳好淫。

    固时俗之工巧兮, 庸人本来善于投机取巧,

    偭规矩而改错。 背弃规矩而又改变政策。

    背绳墨以追曲兮, 违背是非标准追求邪曲,

    竞周容以为度。 争着苟合取悦作为法则。

    忳郁邑余侘傺兮, 忧愁烦闷啊我失意不安,

    吾独穷困乎此时也。 现在孤独穷困多么艰难。

    宁溘死以流亡兮, 宁可马上死去魂魄离散,

    余不忍为此态也。 媚俗取巧啊我坚决不干。

    鸷鸟之不群兮, 雄鹰不与那些燕雀同群,

    自前世而固然。 原本自古以来就是这样。

    何方圆之能周兮, 方与圆怎能够互相配合,

    夫孰异道而相安? 志向不同何以彼此相安。

    屈心而抑志兮, 宁愿委屈心志压抑情感,

    忍尤而攘诟。暂时忍受罪过,等待将来除去耻辱。

    伏清白以死直兮, 保持清白节操死于直道,

    固前圣之所厚! 本来是古代圣贤所推崇的!

    以上是第四部分:由于诗人的特立独行,立即引起世间庸人的馋毁,从而使诗人再一次遭遇挫折,诗人陷入孤独绝望的境地。但诗人依旧矢志不屈,甘愿“伏清白以死直”,也不愿意屈服认同世俗:“背绳墨以追曲”.

    【彷徨苦闷】

    悔相道之不察兮, 后悔当初不曾看清前途,

    延伫乎吾将反。 迟疑了一阵我又将回头。

    回朕车以复路兮, 调转我的车走回原路啊,

    及行迷之未远。 趁着迷途未远赶快罢休。

    步余马于兰皋兮, 赶着我的马车缓缓在兰草水边行走,

    驰椒丘且焉止息。 跑上椒木小山暂且停留。

    进不入以离尤兮, 既然进取不成反而获罪,

    退将复修吾初服。 那就回去把我旧服重修。

    制芰荷以为衣兮, 我要把菱叶裁剪成上衣,

    集芙蓉以为裳。 我并用荷花把下裳织就。

    不吾知其亦已兮, 没有人了解我也就罢了,

    苟余情其信芳。 只要内心真正馥郁芳柔。

    高余冠之岌岌兮, 把我的帽子加的高高的,

    长余佩之陆离。 把我的佩带增得长悠悠。

    芳与泽其杂糅兮, (因为)我的芳香和光泽杂糅在一起啊,

    唯昭质其犹未亏。(所以) 只有纯洁品质不会腐朽。

    忽反顾以游目兮, 我忽然回头啊纵目四望,

    将往观乎四荒。 我要游观四面遥远地方。

    佩缤纷其繁饰兮, 佩戴五彩缤纷华丽装饰,

    芳菲菲其弥章。 散发着一阵阵浓郁清香。

    民生各有所乐兮,人生各有各的乐趣啊,

    余独好修以为常。我独爱美,并且习以为常。

    虽体解吾犹未变兮,即使被肢解,我也不会改变啊,

    岂余心之可惩。难道我的志向是可以挫败的吗?

    以上是第五部分:遭遇苦难挫折,陷入孤独绝望境地的诗人内心深处进一步展开矛盾、彷徨、苦闷与追求理想,以及灵魂搏斗的过程,最终坚定自已的道德情操和政治理想。

    【期冀共鸣】

    女媭之婵媛兮, 姐姐对我遭遇十分关切,

    申申其詈予: 她曾经一再地向我告诫。

    曰:“鲧婞直以亡身兮, 她说:”鲧太刚直不顾性命,

    终然殀乎羽之野。 结果被杀死在羽山荒野。

    汝何博謇而好修兮, 你何忠言无忌爱好修饰,

    纷独有此姱节? 还独有很多美好的节操。

    薋菉葹以盈室兮, 满屋堆着都是普通花草,

    判独离而不服。 你却与众不同不肯佩戴。

    众不可户说兮, 众人无法挨家挨户说明,

    孰云察余之中情? 谁会来详察我们的本心。

    世并举而好朋兮, 世上的人都爱成群结伙,

    夫何茕独而不予听?“ 为何对我的话总是不听?”

    依前圣以节中兮, 我以先圣行为节制性情,

    喟凭心而历兹。 愤懑心情至今不能平静。

    济沅湘以南征兮, 渡过沅水湘水向南走去,

    就重华而陈词: 我要对虞舜把道理讲清。

    “启《九辨》与《九歌》兮,”夏启偷得《九辩》和《九歌》啊,

    夏康娱以自纵。 他寻欢作乐而放纵忘情。

分享到:
上一篇:促织原文及翻译(3)
下一篇:离骚·帝高阳之苗裔兮原文及翻译(3)
相关内容

评论 0 条 / 浏览 3197

点击获取验证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