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春秋 战国 西汉 东汉 西晋 东晋 南朝 北朝 五代 北宋 南宋 西夏
书目章节
宗镜录卷第七十四
作者:延寿 (五代十国) 收藏

 

宗镜录卷第七十四

夫生死轮回。不待外缘。既由内识。此即有漏异生。生死相续。诸佛菩萨净法相续。为复亦由内识。为复别有净体。

答。净法相续。应知亦然。论云。谓无始来。依附本识有无漏种。由转识等数数熏发。渐渐增胜。乃至究竟得成佛时。转舍本来杂染识种。转得始起清净种识。任持一切功德种子。由本愿力。尽未来际。起诸妙用。相续无穷。由此应知。唯有内识。释云。由法尔种新所熏发。由本愿力。即佛世尊利他无尽。清净种识。皆通现种。皆唯第八能持种故。由此上来。所说染净道理。应知诸法相续。唯有内识也。

问。人法二空。一心妙理。云何又说四相所迁。二死相续。且如四相之中生相则内外无从。推不可得。住相则念念不住。异相则虽似迁移。体本尝变。灭相则法本不然。今亦无灭。

答。四相有二。一粗约果报而说。即生老病死。此亦四相。二细。即生住异灭。据惑业而论。如起信论中释云。不觉心起。名为生。能见能现。妄取境界。起念相续。名之为住。执取计名。名之为异。造作诸业。名之为灭。虽即四相似分。俱是一心而转。然世人多执住相。以为现见。今须推破。以显真空。凡有一切住持境界。悉如梦中。似有非实。以随心所现。外境本空故。心亦无生。念念不住。如大智度论云。佛说诸法。无有根本定实如毫厘许。所有。欲证明是事故。说梦中受五欲。譬如须菩提意。若一切法毕竟空。无所有性。今何以故。现有眼见耳闻法。以是故。佛说梦譬。喻。如人梦力故。虽无实事。而有种种闻见。嗔处喜处。觉人在傍。则无所见。如是凡夫人。无明颠倒力故。妄有所见。圣人觉悟。则无所见。一切法若有漏。若无漏。若有为。若无为。皆不实。虚妄故有见闻。又云。现在色亦无住时。若法后见坏相。当知初生时坏相已随逐。微细故不识。如人着屐。若初日新而无有旧。后应常新。不应有旧。若无旧。应是常。常故无罪无福。无罪无福故。则世俗法乱。复次生灭相。常随作法。无有住时。若有住时。则无生灭。夫受生死者。初因妄识造分别业。因兹有身。今先推此身。聚散非有。以身是积聚义。内外四大。假和合成。微细推穷。事无和合。以风火常举。地水恒沈。一一大性。各无定体。风以动为性。乃附物而彰。真理不迁。湛然常寂。火以热为性。未必皆烧。如云中身内之火。何不焚爇。地以坚为性。且如铜铁。遇镕成水。刚柔不定。水以湿为性。因火即干。又寒坚暖释。凝流无体。各各既无。和合非有。如一狗无师子性。聚群狗而亦不成。似一盲不见于明。合众盲而终不睹。宝藏论云。清虚之理。毕竟无身。既知身空。又执识暖息三事实有。能为生死成就命根者。台教云。此身无常。揽寿暖识三事而有身。身但假名。三事无常。无别身也。息之出入。计为寿命。息出不反。身如瓦砾。命宁可保。若暖气持水。水润于地。妄谓此身为常存者。火从缘生。缘散故即火灭。身便臭烂。业计妄识。刹那异趣。谓我常自在。业若才断。心即托生。身便散灭。大集经云。出胎。盛年。衰老。皆是业持。三事生灭。相续不断。凡夫不了。妄取身相。不觉气断。三事分离。又如出入息。相续百千万。出入息。一一息中。身不可得。刹那心识。次第生灭无量。一一刹那。身不可得。不臭不烂。三大成皮肉骨髓。一一验之。虚假。身不可得。离此三事。无别有身。故知身命本空。生死恒寂。凡夫不了。枉入苦轮。命如风里之残灯。刹那磨灭。身似潭中之聚沫。倏尔消洋。所以经云。解无不生。了有不死。若了有空而无我。无我令谁生。解本无而不生。不生令谁死。唯持种本识。妙湛真心。体性圆明。寂然常住。处异生位。持无漏而常熏。至佛果门。续菩提而不断。又心性本来。离生灭相。而有无明。迷自心性。由违心性离相寂静故。能生起动四相。四相无明和合力故。能令心体生住异灭。经云。即此法身。为诸烦恼之所飘动。往来生死。名为众生。起信论明。自性清净心。因无明风动。四相流转。唯一梦心。处梦之士。谓为前后。各随智力浅深。分分而觉。大觉之者。知梦四相。唯一净心。无有体性。可辩前后。故论云。四相俱时。无有自立。生住异灭。一心而转。四相俱有为心所成。离一心外。无别自体。故言俱时而有。无有自立者。本来平等。同一本觉故。如般若灯论偈云。生死有际不。佛言。毕竟无。此生死无际。前后不可得。如般若经云。复次极勇猛。如涅槃无际。一切法亦无际。何者。生死以涅槃为际。涅槃以生死为际。既不得生死。亦不得涅槃。生死涅槃。既不可得。则一切法悉无际。如是但了本觉一心。念念契圆常之道。若逐无明散意。尘尘成生死之轮。得失在人。法无邪正。取舍任己。道绝升沉。但自内观。蹑普门而顿入。唯当正眼。履一道以圆成。

问。动识相与真心性。既非一异。为复可坏不可坏。若不可坏。则为堕常。若可坏。则归断灭。

答。既非一而非是异。即亦可坏而不可坏。起信论云。一切心识相。即是无明相。与本觉非一非异。非是可坏。非不可坏。如海水与波。非一非异。波因风动。非水性动。若风止时。波动即灭。非水性灭。众生亦尔。自性清净心。因无明风动。起识波浪。如是三事。皆无形相。非一非异。然性净心。是动识本。无明灭时。动识随灭。智性不坏。根本无明灭者。是合风灭。相续即灭者。业识等灭。合动相灭也。智性不坏者。随染本觉神解之性。名为智性。是合湿性不坏。

问。生死种子不断。皆因发业润生。于烦恼中。何法发业。何法润生。

答。夫业性本空。结成多种。先论黑白行相。后辩发润根由。今初黑白行相者。如大涅槃经云。佛言。复次善男子。次当观业。何以故。有智之人。当作是念。受想触欲。即是烦恼者。能作生业。不作受业。如是烦恼。与业共行。则有二种。一作生业。二作受业。是故智者。当观于业。是业三种。谓身口意。善男子。身口二业。亦名为业。亦名业果。意唯名业。不名为果。以业因故。则名为业。善男子。身口二业。名为外业。意业名因。是三种业。共烦恼行故。作二种。业一者生。业二者受。业善男子。正业者。即意业。也期业者。谓身口业。先发故。名意业。从意业生。名身口业。是故意业。得名为正。智者观业已。次观业因。业因者。即无明触。因无明触。众生求有。求有因缘。即是爱也。爱因缘故。造作三种身口意业。善男子。智者如是观业因已。次观果报。果报有四。一者黑黑果报。二者白白果报。三者杂杂果报。四者不黑不白果报。黑黑果报者。作业时垢。果报亦垢。白白果报者。名无漏业。迦葉菩萨白佛言。世尊。先说无漏。无有果报。今云何言。不白不黑果报耶。佛言。善男子。是义有二。一者亦果亦报。二者唯果非报。黑黑果报。亦名为果。亦名为报。黑因生故。得名为果。能作因故。复名为报。净杂亦尔。无漏果者。故名为果。不作他因。不名为报。迦葉菩萨白佛言。世尊。是无漏业。非是黑法。何因缘故。不名为白。善男子。无有报故。不名为白。对治黑故。故名为白。我今乃说受果报者。名为黑白。是无漏业。不受报故。不名为白。名为寂静。故知业不可作。果不可逃。如经偈云。非空非海中。非入山石间。无有地方所。脱之不受业。唯除不作则无果。得道则业亡。如气歔旃陀罗。造恶业而得生天。鸯崛魔罗。作逆罪而得解脱果。是知受身已来。无有不作业者。设今生不作。过去曾为。但悟此宗。无不解脱。何以解脱。若入宗镜。人法自空。人空。则不见有能作业之人。法空。则不见所受果之处。只为妄执人法而造业。不出心境而受殃。但心境俱亡。即当处解脱。故知一切善恶诸法。无有定相。由心回转。得失任缘。如大涅槃经云。佛言。善男子。若言诸业定得报者。则不得有修习梵行。解脱涅槃。当知是人。非我弟子。是魔眷属。若言。诸业有定不定。定者。现报生报。后报。不定者。缘合则受。不合不受。以是义故。应有梵行。解脱涅槃。当知是人。真我弟子。非魔眷属。乃至譬如二人。俱涉险路。一则有目。一则盲瞽。有目之人。直过无患。盲者坠落。堕深坑险。故知得宗镜之眼者。终不堕三有之险。陷五欲之坑。自然直过无疑。常居觉地。次辩发润根由者。若分别烦恼正发业。俱生无明助发业。发者。动作义。业者。招感义。俱生能润生。分别能造业。招生过重。俱生能润生过轻。若分别发人天业。即俱生助发。以人天业难发。要假俱生。助若分别发三涂业。不假俱生助发。以分别猛利故。不要助发。

问。俱生分别。二种何别。

答。古释经论正意。即分别粗。俱生细。唯识论云。俱生我执。无始时来虚妄熏习内力。常与身俱。不待邪教及邪分别。任运转故。名俱生。十地论云。远随现行不作意缘。无始至今。任运而有。不假作意分别寻伺。如小孩儿见母生喜。是俱生贪。见别人啼哭。是俱生嗔。即不假别缘分别寻伺求。自任运起故。知俱生细。唯识论云。分别我执。亦由现世外缘方起。非与身俱。要待邪教邪师。及邪分别。然后方起。又此三缘。前二是粗。第三自思惟细。经云。缘力断善根。地狱生时续。因力断善根。地狱死时续。即自邪思惟是因力。余二是缘力。所以首楞严经云。佛告阿难。一切众生轮回世间。由二颠倒分别见妄。当处发生。当业轮转。云何二见。一者众生别业妄见。二者众生同分妄见。云何名为别业妄见。阿难。如世间人。目有赤眚。夜见灯光。别有圆影。五色重叠。于意云何。此夜灯明所现圆光。为是灯色。为当见色。阿难。此若灯色。则非眚人何不同见。而此圆影。唯眚之观。若是见色。见已成色。则彼眚人见圆影者。名为何等。复次阿难。若此圆影离灯别有。则合傍观屏帐凡筵。有圆影出。离见别有。应非眼瞩。云何眚人目见圆影。是故当知。色实在灯。见病为影。影见俱眚。见眚非病。终不应言是灯是见。于是中有非灯非见。如第二月。非体非影。何以故。第二之观。掜所成故。诸有智者。不应说言此掜根元。是形非形。离见非见。此亦如是。目眚所成。今欲名谁是灯是见。何况分别非灯非见。云何名为同分妄见。阿难。此阎浮提。除大海水。中间平陆。有三千洲。正中大洲。东西括量。大国。凡有二千三百。其余小洲。在诸海中。其间或有三两百国。或一或二。至于三十四十五十。阿难。若复此中有一小洲。只有两国。唯一国人。同感恶缘。则彼小洲当土众生。睹诸一切。不祥境界。或见二日。或见两月。其中乃至晕适佩玦。彗孛飞流。负耳虹霓。种种恶相。但此国见。彼国众生本所不见。亦复不闻。阿难。吾今为汝。以此二事进退合明。阿难。如彼众生别业妄见。瞩灯光中所现圆影。虽现似境。终彼见者。目眚所成。眚即见劳。非色所造。然见眚者。终无见咎。例汝今日。以目观见山河国土。及诸众生。皆是无始见病所成。见与见缘。似现前境。无我觉明。见所缘眚。觉见即眚。本觉明心。觉缘非眚。觉所觉眚。觉非眚中。此实见见。云何复名觉闻知见。是故汝今见我及汝。并诸世间十类众生。皆即见眚。非见眚者。彼见真精。性非眚者。故不名见。阿难。如彼众生同分妄见。例彼妄见别业一人。一病目人。同彼一国。彼见圆影。眚妄所生。此众同分所现不祥。同见业中瘴恶所起。俱是无始见妄所生。例阎浮提三千洲中。兼四大海。娑婆世界。并洎十方诸有漏国。及诸众生。同是觉明无漏妙心。见闻觉知虚妄病缘。和合妄生。和合妄死。若能远离诸和合缘。及不和合。则复灭除诸生死因。圆满菩提不生灭性。清净本心。本觉常住。楞严经疏释云。别业妄见者。分别烦恼也。同分妄见者。俱生无明也。夜见灯光五重圆影者。喻五见也。蕴喻灯光。此之五见。于蕴上起。妄生推度。是遍计性。情有理无。色实在灯见病为影者。依他蕴性。缘起不无。故云色实在灯。我见体空。从妄心起。故云见病为影。影见俱眚者。能执所执。分别惑故。见眚非病者。正证真时。了知。遍计脱体全空。故云见眚非病。分别惑亡。同一真性。离能所取。故云终不应言是灯是见。及非灯非见。即释上来见见之时。见非是见。如第二月非体非影者。本来无月。将何为形。形既不立。非形亦无。是非一相。能所俱亡。故云何况分别非灯非见。然见眚者终无见咎者。若知眚即是眼病。终不执影以为实有。故无见咎。见与见缘似现前境者。皆是妄心变起。非实有境。见相二分。俱不离心。况是遍计唯影无质。此释妄见也。元我觉明见所缘眚者。本元真觉也。以真能觉妄。了彼妄见及与所缘。俱是眚故。觉见即眚。本觉明心觉缘非眚者。结前真妄二觉也。妄见即是于眚。能觉真心不是于眚。但能觉彼妄缘。体非是眚。故云觉缘非眚。觉所觉眚者。牒妄觉能所俱眚也。觉非眚中者。牒真觉非眚也。此之真妄二见。俱离能见所见。故云此实见见。以证真时。无此二见故。能见所见。既不安立。云何复名觉闻知见。是故汝今见我及汝。并诸世间十类众生。皆即见眚非见眚者。彼见真精。性非眚者。故不名见者。何故真见不名见。以无眚病故。只由见病。分能立所。遂见世间自他相异。故云皆即见眚。言非见眚者。真见非是眚也。以真无见相可立故。不名眚。既不名眚。亦不名见。正明离见之意。是以有见即妄。遍计情生。如眚目人。见夜灯之圆影。无见即真。圆成智现。如明眼人。见虚空之清净。又若别业妄见。如增上恶业熟。生身变为蛇虎等。此不动总报。自受别报。唯自业识变。不同业者。即不见。如灯上圆影。唯眚之观。若非眚人。则不同见。若同分妄见。如同造阿鼻地狱业。同受总报。同苦无间。若不同其恶业者。即不见。如唯一国人同感恶缘。同见一切不祥境界。若彼国众生不同其恶缘者。则本所不见。亦复不闻。故知苦缘乐缘。总报别报。因缘和合。当处出生。因缘离散。当处灭尽。未曾有一法。非出我心耶。故经云。若能远离诸和合缘。则见清净本心常住。又若分别烦恼则粗因邪思而方起。俱生无明则细。自任运而常生。虽分粗细之文。俱同妄识。如别业妄见之者。因目眚而见灯上圆光。似同分妄见之人。因瘴恶而睹国中灾怪。虽分同别之境。皆是妄心。可验。众生界中。凡有一切见闻之事。皆如一人别业之眚影。多人同分之不祥。若能知灯影是目眚所成。识灾境乃瘴恶所起。则灯上之重光自没。天中之两日俄沈。如不动一心。万缘俱寂。则见闻和合之病。分别全消。根本生死之灾。俱生永绝。

问。三涂之内。还具分别俱生不。

答。护法云。三涂内总无分别。而不发业。如猿猴之类。所有烦恼。皆是强盛俱生。而非分别。设造业者。但是别报。若有分别造总报者。即永无出期。

问。既有分别种子。何不造总报。

答。阙主伴故。现行是主。种子助发是伴。

问。若说三涂不造业者。如何大力鬼打舍利弗头。便入地狱。鹦鹉鸟闻四谛法。而得生天。

答。此等造别报。此业有力。能助昔日总报。总报被助已。便能随业势坠地升天。又古德。

问。人天趣中。定总发业不。

答。人中北洲。不造总别二报业。以无分别相。余三洲即发业。并此洲痴人不发业。

问。前言三涂无分别。如何知父母等。如慈乌反哺。猫狗识人。知人嗔喜。

答。此不是分别烦恼。彼任运分别。非烦恼分别。

问。无明发业。有几种无明。

答。有四种。一随眠。二缠无明。三相应。四不共。外法异生具四。内法异生除不共无明。入信位第七心。及加行位中。是内法。十信第七心前有退故。及资粮位中。名外法。若内法异生。顿悟即造业。渐悟不造。颂悟中悲增造。智增不造。十地位中八地已去。定不发业。惑体无故。七地已前。或云圣人。以无漏明为缘而不发业。设有俱生。但助愿润生而已。又云。七地已前俱生起时。亦造别报善业。

问。圣人因何不造总报业。

答。无分别烦恼故。以无漏明为缘故。违生死故。但以俱生。润旧总报业。受分段生死。居人中。除北洲人。修无我观。无分别。不能造业。此中。除极愚昧者。天上。唯除无想天。以无心故。不造业。四种无明。总能发业。随眠。是种子。余三即现行。

问。无明发业。贪爱润生者。于烦恼中。几法能润。

答。古释云。即识等五支种子。要假贪等烦恼。资润溉灌。方得出生。若俱生惑业者。即六俱生。十分别及二十随烦恼是。于此三十六烦恼中。贪一法唯正中正润。余五俱生。即正中助润。若十分别。即助中助润。又四句料简。一。有是贪爱而能润生。第六识爱也。前五识不强盛故。但是兼支摄。正唯第六。二有是贪爱不能润生。即第七识。虽有贪爱。以内缘故。及所知障中者。三有是生支而贪爱润。即一切凡夫身中生支也。四有是生支非贪爱润。为最后身菩萨。大乘说是化现故。或变易身中生支。

问。心为起惑之因。身是造业之本。身约几种。有何身能造业。

答。身总四有。一生有。即中有后。本有前。正结生相续时。刹那五蕴起。名生有。二本有者。即生有从死有前。于其中间。所有五蕴皆名本有。以是本总报业所招故。俱舍颂云。本有为死前。居生刹那后。三死有者。即本有后。中有前。将死正死诸蕴灭时。名死有。四中有者。即死有后。生有前。于两中间有故。名为中有。俱舍颂云。死生二有中。五蕴名中有。即生死二有身。不即发业。以无心故。若中本二有身。即能发业。

问。于中有身处。中有住。及欲趣生时。行相如何。

答。准二十四不相应行。中有势速一法。于势速中。有士用势速。古释云。士用势速者。如中有身往当受生处迅疾。名士用势速。所言中者。对前后以得名。有。则有其情识身。为此五趣有情身。在死有后。生有前。两形中间。故名中有。亦以异熟五蕴为体。为同本有身是业招故。其中有身。便如当生本有身形状。如人。中有。似于人等。五趣亦尔。但如五六岁等孩儿大。其形量虽小。然诸根猛利。如本有身。能作诸事业。于父母起颠倒想。而生爱恶。此中有身。唯同类及净天眼者。见。于中有中。唯食香气。在中有住时。其不善不恶中客性者。在中有位极迟。受生。不过四十九日。剂此无有缘不会者。若极善极恶中有。不论近远。但一刹那便往受生。起颠倒心趣欲境。即第八识结生门。于胎卵二中有。见父母和合。生颠倒想。而便受生。若湿化二生中有。由先业力故。不简近远。染著称情。当染香处便即受生。

问。同类眼见中有身。未知中有眼。为能见本有身不。

答。亦有见本有身。瑜伽论云。或云唯见男。或唯见女。如是渐近彼之处所。渐渐不见父母余处。唯见男女根门。又若薄福中有。当生下贱贫穷家者。彼于死时及入胎者。便闻种种纷飞不可意声。若是福德位中有。当生富贵家者。彼于尔时。自然闻美妙可意音声。乃至香味触境。亦有阶降。

问。中有末位。皆起爱受生不。

答。于中有位。第六识先起爱润生。若执取结生。即唯第八若男中有。缘母起爱生于欲心。女中有。缘父起爱生于欲心。由起此二种爱心已。便为己身。与所爱境合。所泄不净。流至胎藏。认为己有。后便生欢喜。此心生已。中有身便没。受生有身。宝积经云。彼中有身。入母胎时。心生颠倒。作邪解心。生寒冷想。大风雨想。云雾想。作此想已。随业优劣。复起十种虚妄之心。一我入舍宅。二我升楼阁。三我升殿堂。四我升床座。五入草庵。六入草舍。七入草丛。八入林间。九入墙孔。十入篱。间。作是念已。即入母胎。

问。中有身作何颜色。

答。瑜伽论云。造恶业者。中有。如黑羺光。或阴闇夜。造善业者。中有。如白衣光。或晴明夜。宝积经云。地狱中有。如烧了杌本。傍生中有。如烟。饿鬼中有。如水。人天中有。如白衣光。

问。如人生身变作蛇虎等。有中有身起不。

答。慈恩云。无。中有身。以不改转总报故。但是顺现转别报。若总报第八。即不转。又如地狱中万死千生。亦无中有。以不转总报故。

问。如将水。蛭虫。干成末已。后置水中。一一尘皆却成水蛭虫。有中有不。

答。此但是一类有情同业者。合托此。为增上缘而受生。即不是变作多虫。若不尔者。犯有情界增过。

问。平等王见中有身不。

答。不见。

问。且如有人被冥司追将。亦有见者。此是何身。

答。此但是本有身摄。有云。以此人有业。但于自识心上。妄见阎罗王鬼。所由等。是独影境上自变起。离识无见。是以唯识颂云。境随业识转。是故说唯心。故知识是善恶之原。心为苦乐之本。世人唯知寻流徇末。失本迷源。练行而徒满三祇。违真渐远。积功而空经永劫。去道犹赊。是以得果圣人。遇斯而甘称绝分。出假大士。对此而未得证真。岂况矫乱邪徒。冥初外道。漆园傲吏。恍惚狂生者。而能希冀信受乎。故知宗镜难信。悟者希奇。不唯得宗。兼能深达因果。故云深信大乘。不谤因果。是以一切含识。唯以自心造善恶因。招苦乐果。或居中有之时。作善因者。承白净之光。起恶因者。见黑闇之色。或处胎之日。集白业者。登楼殿之上。造黑业者。投草棘之中。及出世间为人。依正亦分优劣。若有福者。挺燕颔龙颜之相。受华堂金屋之荣。若鲜德者。现五露眇小之形。处瓮牖席门之弊。可谓风和响顺。形直影端。因果同时。缘会不失。则应观法界性。一切唯心造。内德论云。小乘以依报为业有。大乘以万境为识造。随幻业而施之天地。逐妄心而现之土草。若翳目睹于空华。比睡梦现其生老。若悟之于心业。则唯闻于佛道。

分享到:
上一篇:宗镜录卷第七十三
下一篇:宗镜录卷第七十五
相关内容

评论 0 条 / 浏览 95

点击获取验证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