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春秋 战国 西汉 东汉 西晋 东晋 南朝 北朝 五代 北宋 南宋 西夏
书目章节
宗镜录卷第四十
作者:延寿 (五代十国) 收藏

 

宗镜录卷第四十

夫真心无相。云何知有不空常住湛然之体。

答。以事验知。因用可辩。事能显理。用能彰体。如见波生。知有水体。十八空论云。不舍离空菩萨。修学此定。止为功德善根无尽。何以故。一切诸佛。于无余涅槃中。亦不舍功德善根门。有流果报。已尽。功德善根。本为化物故。恒有此用。如来虽入涅槃。犹随众生机缘。现应化两身。导利含识。即是更起心义。故众生不尽。应化之用亦不尽。故言虽入无余。而不舍功德善根也。若二乘入灭。无更起心。以慈悲薄少。不化众生。若佛入无余。而更起心者。以诸佛菩萨。三身利物无穷故。如来法身。即是一切无流法之依处。故言不舍离功德也。所以得知涅槃之中。犹有法身者。以用证体。既睹应化之用不尽。故知此身之体。常自湛然。永无迁坏。如毗婆沙师。说无涅槃。无有自相而可言无。何以故。为能显事用故。若不依涅槃。不成智慧。智慧不成。则烦恼不灭。涅槃既能生道。道能灭惑。即是涅槃家事。既见有事。则知应有体。故不得言无也。

问。有何胜义。广集一心正宗。于末学进修。得疾入道不。

答。若以宗镜示人。直至道场。疾证菩提。更无迂曲。法华经偈云。演畅实相义。开阐一乘法。广导诸众生。令速成菩提。如有颂云。行自境界中。获得所应得。行他境界中。如鱼堕陆地。是以若行自境内。如同己物。取复何难。若行他境中。即不自在。如王失国。似鸟离空。足可知之。此是千圣入道之门。诸佛证真之路。若有入者。一入全真。博地凡夫。位齐诸佛。法华经云。乘此宝乘。直至道场。可谓顿入顿超。诸乘匪。及以三乘之人。不知诸尘唯是识。故执心外实有境界。凡夫二乘。虽有发心趣向解脱。而犹计有生死可厌。涅槃可欣。不了唯心道理。若知一切法唯是识量。舍彼事识外计分别。既了唯心。趣理速疾。异前渐悟。故论云。速趣涅槃。又凡夫二乘。不觉赖耶。但依分别事识资持力故。而发心修行。以不达本故。向大菩提疏而且远。故云渐也。菩萨既了赖耶本识。则依此识资持力故。而发心修行。以了本故。向大菩提亲而且近。故云速也。此宗镜中开示大意。唯论自心妙达。何待他文。为未荐者。假以文言。示令亲悟。才闻便入。目击道存。故止观云。直闻其言。病即除愈。如经云。佛告菩提树神。过去有佛。名曰宝胜。灭后有长者。名曰持水。善知医方。救诸病苦。持水有子。名曰流水。是时国内。天降灾变。流水见已。自思惟言。我父年迈。不能至彼城邑聚落。便至父所。问医方已。因得了知一切方术。遍至城邑。作如是言。我是医师。我是医师。善知方药。疗治一切。一切众生。闻许治病。直闻是言。所患即除。此譬闻妙境。得入初住。以不思议境。本自圆成。长时显现。上根才览。直进无疑。不待举明。重加指示。如华严回向品颂云。诸佛随宜所作业。无量无边等法界。智者能以一方便。一切了知无不尽。是以若入此宗镜。己眼圆明。一一皆照。自心。决定不从他学。法藏而全开身聚。智灯而高挂灵台。步步现无尽法门。念念成六波罗蜜。如首楞严三昧经云。佛告坚意。菩萨。住首楞严三昧。六波罗蜜世世自知。不从他学。举足下足。入息出息。念念常有。六波罗蜜。何以故。坚意。如是菩萨。身皆是法。行皆是法。坚意。譬如有王。若诸大臣。百千种香。捣以为末。若有人来索中一种。不用余香共相熏杂。坚意。如是百千种众香末中。可得一种不杂余不。不也世尊。坚意。是菩萨以一切波罗蜜熏身心故。于念念中。常生六波罗蜜。坚意。菩萨云何于念念中。生六波罗蜜。坚意。是菩萨一切悉舍。心无贪着。是檀波罗蜜。心善寂灭。毕竟无恶。是尸波罗蜜。知心尽相。于诸尘中而无所伤。是羼提波罗蜜。勤观择心。知心离相。是毗梨耶波罗蜜。毕竟善寂。调伏其心。是禅波罗蜜。观心知心。通达心相。是般若波罗蜜。坚意。菩萨住首楞严三昧。如是法门。念念皆有六波罗蜜。

问。依此寂灭无为之道。即入绝学绝待之门。莫不沈空。成于断见不。

答。未入兹门。触途虚幻。待真立俗。对色明空。才证斯宗。万缘俱寂。如异色之鸟。投须弥而纯变金光。犹三十三天。入杂林而更无分别。是以诸法无体。相待而成。皆无待而成待。若执有法。互相待成。则不成待。以有自体。各定。不假相待故。如中观论偈云。若法有待成。未成云何待。若成已有待。成已何用待。若法因待成。是法先未成。未成则无。无则云何有因待。若是法先已成。已成何用因待。是二俱不相因待。是知未成已成。俱无有待。若悟入宗镜之时。了知虚空尚是幻生。岂更有法可为对待。如首楞严经云。若一人反真归原。此十方空一时消殒。菩萨璎珞经云。佛告天子。如吾昔求道。从无数劫分别本末。未能究尽一法定意。云何为一法。所谓无念也。菩萨得无念者。观一切法悉皆无形。天子。吾今成佛。由此一行。得成无上正真之道。既万法无形。对何称有。有既不有。曷得云常。空复何空。凭谁称断。若心外有法。即成断常。若法外无心。孰言空有。所以傅大士云。君不见自心非断亦非常。普在诸方不入方。亦复不依前后际。又复非圆非短长。寂然无生亦无灭。非黑非白与青黄。虽复念虑知诸法。而实不住念中央。众生入而无所入。虽趣六境实无伤。智者分明了知此。是故号曰法中王。故思益经云。若有于法生见。则于其人。佛不出世。世尊。若有决定见涅槃者。是人不度生死。所以者何。涅槃名为除灭诸相。远离一切动念戏论。是以若论成坏有空。皆徇世间名字。不出外道诸见。如狗逐块。岂达自宗。则知名字如块。真理如人。无明痴犬。逐名言块。种智师子。得理亡名。故知。言语从觉观生。息觉观。则名言绝。言思绝。则待绝亡。中观论疏云。尽不尽门者。若念念迁灭。灭无可成。若念念相续。续非始成。若念念迁灭。灭无始坏。若念念相续。续不可坏。故尽不尽。俱无成坏。又诸法日夜中。念念常灭尽。过去如水流不住。是则名尽。是事不可取。不可说。如野马无决定性。云何可分别说有成。又念念生灭。常相续不断。故名不尽。云何可分别说言。今是成时。是故尽亦无成。不尽亦无成。既无成。亦无坏。是以一切诸法。尚无有成。云何说断。皆以实际为定量。则无有变异。

如经问。何等是真智慧。

答言。无变异相。如众生无变异相。真智慧亦无变异。又。

问。云何是众生相。

答。假名字毕竟离。是众生相。如是相。则无变异。乃至如虚空无变异相。一切诸法亦无变异相。云何无变异。以无二故。亦无无二。方成真智。但云无有二。非是有无二。如华严经颂云。常于诸法不作二。亦复不作于不二。于二不二并皆离。知其悉是语言道。是知一切言语。皆从觉观而生。才有觉观。便形纹彩。发萠芽于境上。起兆朕于心中。心境对治。便为质碍。若入宗镜。自绝言思。妙旨潜通。了无所得。又若一切修行趣佛乘人。但先得旨之后。方可以佛知见。治诸余习。以正定水。莹。净禅支。用多闻慧。助生观力。乃至习诵熏修。万行严饰。若未入宗镜。不了自心。纵多闻习诵。俱不成就。如善星受持读诵十二部经。获得四禅。不达无生。返堕地狱。又如阿难多闻。不明实相。遭淫席所缚。为文殊所诃。应须先入正宗。后修福智。如琉璃之含宝月。似摩尼之置高幢。方得通透无瑕。能雨众宝。自他兼利。岂虚构哉。又此绝待无作真心。非是断空但空。若众生一切妄心。世间一切幻法。以情识分别不及。故。目之为空。如洞山和尚偈云。世间尘事乱如毛。不向空门何处消。若待境缘除荡尽。古人那得喻芭蕉。庞居士偈云。识乐众生乐。缘绳妄走作。智乐菩萨乐。无绳亦无缚。若有发心者。直须学无作。莫道怕落空。得空亦不恶。见矿不识金。入炉始知错。黄蘖和尚云。无人敢入此门。恐畏落空。尽望涯而退。证道歌云。嗟末法。恶时代。众生薄福难调制。去圣远兮邪见深。魔强法弱多冤害。闻说如来顿教门。恨不灭除令瓦碎。作在心殃在身。不须怨诉更尤人。欲得不招无间业。莫谤如来正法轮。

问。悟此心宗修行之人。得圆满普贤行不。

答。一切理智。无边行愿。皆不出普贤一毛孔。若实入此宗镜中。乃至凡圣之身。一一毛孔。皆能圆满普贤之行。如华严经海幢比丘。入般若波罗蜜境界清净光明三昧。经行地侧。结加趺坐。入于三昧。离出入息。无别思觉。身安不动。从其身分。出十法界身云。一切供具。雨无量法雨等。又如善见比丘。告善财言。我经行时。一念中一切十方。皆悉现前。智慧清净故。一念中一切世界。皆悉现前。经过不可说不可说世界故。又如喜目观察众生夜神。入大势力普喜幢解脱门。于其身上。一一毛孔。出无量种变化身云。随其所应。以妙言音。而为说法。普摄无量一切众生。皆令欢喜而得利益。又如善财。重观普贤一一身分。一一毛孔。悉有三千大千世界。风轮水轮。地轮火轮。大海江河。及诸宝山。须弥铁围。村营城邑。宫殿园苑。一切地狱饿鬼畜生。阎罗王界。天龙八部。人与非人。欲界色界。无色界处。日月星宿。风云雷电。昼夜月时。及以年劫。诸佛出世。菩萨众会。道场庄严。如是等事。悉皆明见。如见此世界。十方所有一切世界。悉如是见。如见现在十方世界。前际后际一切世界。亦如是见。各各差别。不相杂乱。如说海幢身分之上。善见一念之中。普贤毛孔之内。尽十方法界虚空界。所有一切凡圣境界。净秽国土。靡所不现。可证宗镜无外。无法不含。如卷大海之波澜。收归一滴。犹撮十方之刹土。指在一尘。如古德云。以遮那之境界。众妙之玄门。知识说之而不穷。善财酌之而不竭。文殊体之而寂寂。普贤证之以重重。何者。以文殊是自心如理之体。体常湛然。以普贤是自心如量之用。用周法界。所以宝性论明。有二种修行。一如实修行。了如理一味。二。遍满修行。备知一心有恒沙法界。是以悟此真如无尽之心。成得普贤无尽之行。亦云梵行已立己事已办。如不了此而妄有所修。非唯不具普贤行门。乃至三归五戒等一切修进之门。悉不成就。以不达本故。所以法华经云。若不能得见闻读诵书持供养是法华经者。当知是人未善行菩萨道。以自他所隔。但为爱见之心。未达一乘。岂成同体之行。又云。此经难持。若暂持者。我则欢喜。诸佛亦然。如是之人。诸佛所叹。是则勇猛。是则精进。是名持戒。行头陀者。则为疾得无上佛道。故知见性修行。性周万行。如华严经云。菩萨行。即如来性。如来性。即菩萨行。若明见此旨。方称圆修。权教罔思。下位天隔。赞一念随喜。福尚无量。何况正念修行。为人开示。所以文句疏。释。一念随喜者。自未有行。但随喜法及人。功报尚多。况行到耶。随喜心有二。若闻开权显实。即于一念心中。解非权非实之理。信佛知见。又双解权实。事理圆融。虽具烦恼性。能知如来秘密之藏。此即竖论随喜。又若闻开权显实之意。即于一心。广解一切心。又一切法皆是佛法。无有障碍。若欲分别。辩说无穷。月四月至岁。旋转不尽。虽未得真随喜心。能如此解。法既如此。人亦如是。此约横论随喜。即横而竖。即竖而横。故大涅槃经云。宁愿少闻。多解义味。即此意也。故知才闻一心。能生随喜。则洞了诸法。无有遗余。可谓一闻千悟。得大总持。于凡夫心能生圆信。格量功德。唯佛方知。若外道得五通者。能移山竭海。而不伏见爱。不及暖法人。二乘无学。子果俱脱。犹被涅槃缚。不知其因果俱权。通教人修因虽巧。发心不识五百由旬。得果止除四住。别人虽胜二乘。修因则偏。其门又拙。非佛所赞。皆不及初随喜一念圆信之人。又止观云。能如是入唯心观者。则具一切法门。该括周备。规矩。初心送行人。到彼萨云盖。如来积劫之所勤求。道场之所妙悟。正在兹乎。故知万途虽别。一性无差。若未归此自心之性。终非究竟。凡有所作。心境不亡。皆堕轮回。不入真实。如大智度论云。复次如水性下流故。会归于海。合为一味。诸法亦如是。一切总相别相。皆归法性。同为一相。是名为法性。如金刚在山顶。渐渐穿下。至金刚地际。到自性乃止。诸法亦如是。智慧分别推求已到如中。从如入自性。如无本末生灭诸法戏论。是名为法性。又如犊子。周章鸣唤。得母乃止。诸法亦如是。种种别异。取舍不同。得到自性乃止。无复过处。是名法性。如一切菩萨求道修行。若未到宗镜。心终不止。所以宗镜略有二意。一为顿悟知宗。二为圆修办事。如首楞严经云。佛责阿难言。非汝历劫辛勤证修。虽复忆持十方如来十二部经清净妙理。如恒河沙。只益戏论。汝虽谈说因缘自然。决定明了。人间称汝多闻第一。以此积劫多闻熏习。不能免离摩登伽难。何须待我佛顶神咒。摩登伽心淫火顿歇。得阿那含。于我法中。成精进林。爱河干枯。令汝解脱。是故阿难。汝虽历劫。忆持如来秘密妙严。不如一日修无漏业。远离世间憎爱二苦。如摩登伽。宿为淫女。由神咒力。消其爱欲。法中今名性比丘尼。与罗睺母耶输陀罗。同悟宿因。知历世因。贪欲为苦。一念熏修无漏善故。或得出缠。或蒙授记。如何自欺。尚留观听。乃至阿难等既开悟。后重请妙修行路。如经云。世尊。我今虽承如是法音。知如来藏妙觉明心。遍十方界。含育如来十方国土。清净宝严。妙觉王刹。如来复责多闻无功。不逮修习。我今犹如旅泊之人。忽蒙天王赐以华屋。虽获大宅。要因门入。唯愿如来。不舍大悲。示我在会。诸蒙闇者。捐舍小乘。毕获如来无余涅槃。本发心路。乃至佛告阿难。汝等若欲捐舍声闻。修菩萨乘。入佛知见。应当审观因地发心。与果地觉为同为异。阿难。若于因地。以生灭心。为本修因。而求佛乘不生不灭。无有是处。以是义故。汝当照明诸器世间可作之法。皆从变灭。阿难。汝观世间可作之法。谁为不坏。然终不闻烂坏虚空。何以故。空非可作。由是始终无坏灭故。释曰。详夫诸大乘经。祖佛正意。凡从今日去绍佛乘人。先须得本。悟自真心不生不灭为因。然后以无生之旨。遍治一切。所以华严论云。若有习气。还以佛知见治之。若不入佛知见。设有修行。但成折伏。终不能入诸佛驶水之流。如法华明。开示悟入佛之知见。只是于众生心中。而论开示。以佛知见蕴在众生心故。若宗门中。从上亦云。先须知有。然后保任。又云。头尾须得相称。不可理行有阙。心口相违。入我宗中。无有是处。若未悟自心无生之理。唯以生灭心为因。欲求无生之果。如蒸砂作饭。种苦求甘。因果不同。体用俱失。邪修妄习。犹九十六种。掜目生华。趣寂执权。似三乘道人。劳神费力。若入宗镜。理行俱圆。可谓二见之良医。释真之皎日矣。故大涅槃经云。譬如雾露。势虽欲住。不过日出。日既出已。消灭无余。善男子。是诸众生所有恶业。亦复如是。住世势力。不过得见大涅槃日。是日既出。悉能除灭一切恶业。夫未遇宗镜正法之日。一心实智之海。归前所有一切修行三昧诸行。皆是无常。不成上善。以未究竟故。如经云。佛言。善男子。虽修一切契经诸定。未闻如是大涅槃经。咸言一切悉是无常。闻是经已。虽有烦恼。如无烦恼。即能利益一切人天。何以故。晓了己身有佛性故。是名为常。复次善男子。譬如众流。皆归于海。一切契经诸定三昧。皆归大乘大涅槃经。何以故。究竟善说有佛性故。所以才知。有佛性。自然解行相应。如结网而终是取鱼。裹粮而必须前进。如云。若唯解而无行。同沙井之非润。专虚而不实。似空云而无雨。是以此录。全为修习菩萨道。圆满普贤门。遂乃广集了义金文。先德遗旨。皆令信顺。与道相应。该括始终。自他兼利。以真如一心。性无尽故。法尔如是顺性而行。无有匮息。自然圆满。一切智慧。一切慈悲。一切三昧。一切神通。一切行愿。一切因果。一切理事。一切权实。一切行布。一切圆融。所以华严论云。经明。法云地菩萨。随心念力。广大微细。自他相入。一多大小。互参。神通。德用自在。皆随自心念所成故。如一切众生作用境界。皆是自心执业所成。人天地狱畜生饿鬼善恶等报果。一依心造。如此十地菩萨。以无作法身大智之力。随所心念。莫不十方一时自在。皆悉知见。以普光明智为体。为智体无依。称性遍周法界。与虚空量等。周满十方世界。以无性智。大用随念。以不忘失智。随念皆成。以具总别同异。成坏俱作。以广狭大小自在智。化通无碍。以与一切众生同体智。能变一切众生境界。纯为净土之刹。以自他无二智。一身而作多身。多身而作一身。以法身无大小。离量之智。能以毛孔广容佛刹。以等虚空无边无方之智。而一念现生。满十方而无去来。以如响智。而能响应。对现。等众生应。形以是具足圆满福德智。而恒居妙刹。常与一切众生同居。若非圣所加持力。而众生不见。如华严经云。佛子。譬如有人。以摩尼宝。置色衣中。其摩尼宝。虽同衣色。不舍自性。菩萨摩诃萨。亦复如是。成就知慧。以为心宝。观一切智。普皆明现。然不舍于菩萨诸行。何以故。菩萨摩诃萨。发大誓愿。利益一切众生。度脱一切众生。承事一切诸佛。严净一切世界。安慰众生。深入法海。为净众生界现大自在。给施众生。普照世间。入于无边幻化法门。不退不转。无疲无厌。佛子。譬如虚空。持众世界。若成若住。无厌无倦。无羸无朽。无散无坏。无变无异。无有差别。不舍自性。何以故。虚空自性。法应尔故。菩萨摩诃萨。亦复如是。立无量大愿。度一切众生。心无厌倦。乃至佛子。菩萨摩诃萨。以此开示一切如来无差别性。此是无碍方便之门。此能出生菩萨众会。此法唯是三昧境界。此能勇进入萨婆若。此能开显诸三昧门。此能无碍普入诸刹。此能调伏一切众生。此能住于无众生际。此能开示一切佛法。此于境界皆无所得。虽一切时演说开示。而恒远离妄想分别。虽知诸法皆无所作。而能示现一切作业。虽知诸佛无有二相。而能显示一切诸佛。虽知无色。而演说诸色。虽知无受。而演说诸受。虽知无想。而演说诸想。虽知无行。而演说诸行。虽知无识。而演说诸识。恒以法轮。开示一切。虽知法无生。而常转法轮。虽知法无差别。而说诸差别门。虽知诸法无有生灭。而说一切生灭之相。虽知诸法无粗无细。而说诸法粗细之相。虽知诸法无上中下。而能宣说最上之法。虽知诸法不可言说。而能演说清净言词。虽知诸法无内无外。而说一切内外诸法。虽知诸法不可了知。而说种种智慧观察。虽知诸法无有真实。而说出离真实之道。虽知诸法毕竟无尽。而能演说尽诸有漏。虽知诸法无违无诤。然亦不无自他差别。虽知诸法毕竟无师。而常尊敬一切师长。虽知诸法不由他悟。而常尊敬诸善知识。虽知法无转。而转法轮。虽知法无起。而示诸因缘。虽知诸法无有前际。而广说过去。虽知诸法无有后际。而广说未来。虽知诸法无有中际。而广说现在。虽知诸法无有作者。而说诸作业。虽知诸法无有因缘。而说诸集因。虽知诸法无有等比。而说平等不平等道。虽知诸法无有言说。而决定说三世之法。虽知诸法无有所依。而说依善法而得出离。虽知法无身。而广说法身。虽知三世诸佛无边。而能演说唯有一佛。虽知法无色。而现种种色。虽知法无见。而广说诸见。虽知法无相。而说种种相。虽知诸法无有境界。而广宣说智慧境界。虽知诸法无有差别。而说行果种种差别。虽知诸法无有出离。而说清净诸出离行。虽知诸法本来常住。而说一切诸流转法。虽知诸法无有照明。而恒广说照明之法。释曰。譬如虚空。持众世界。若成若住。无厌无倦者。以普贤智。了一切法。皆如虚空性故。虚空之性。即凡圣身。只为众生不了。迷为生死。变作根尘。菩萨故能对现色身。随应说法。故云普贤身相如虚空。又偈云。心闻洞十方。生于大因力。又偈云。空生大觉中。如海一沤发。是知若法若行。皆我之心性。犹如虚空。岂有厌倦乎。若不了一切法同虚空性。执有前境相状。可观。随相发心。缘尘起行。不达同体之旨。悉堕有为。尽成爱见之悲。终成厌倦。若依宗镜。如说修行。所有一毫之功。毕趣菩提之果。是以无缘之缘。显无化之化。谓众生真心称理。不可得故。若无缘。即无所化。若真心随缘。不坏。缘起。则亦有所化。如是则非真流之行。无以契真。非起行之真。不从行显。良以体融行而因圆。行该真而果满。理行兼备。因果同时。圆解圆修。方成宗镜。又此普贤之行。全是佛智。佛智即是真心。如华严经颂云。佛智广大同虚空。普遍一切众生心。悉了世间诸妄想。不起种种异分别。则全佛智是众生心。世间妄想。皆从众生心变。能变之心。既是佛智。所变之境。岂成实耶。则了世间妄想皆空。终不起于异见分别。谓凡谓圣。谓有谓无等。又了世间妄想。即如量智。不起异分别。即如理智。如量观俗。如理了真。又即体之相包含。是如量智。即相之体一味。是如理智。若理量双消。方冥佛智。是以若欲真俗双照。因果俱圆。不出如理如量之二智。如佛性论云。此理量二智。有二种相。一者无著。二者无碍。言无著者。见众生界自性清净。名为无著。是如理智相。无碍者。能通达观无量无边境界故。是名无碍。是如量智相。又此二智。有二义。如理智为因。如量智为果。言如理为因者。能作生死及涅槃因。如量为果者。由此理故。知于如来真俗等法。具足成就。又如理智者。是清净因。如量智者。是圆满因。清净因者。由如理智。三惑灭尽。圆满因者。由如量智。三德圆满。故知成佛皆由二智。如理智者。即一心之体为因。如量智者。即一心之用为果。所以体用相即。因果同时。初后卷舒。悉于一心圆满。乃至法界显于尘内。宝刹现于毛端。皆是如理智中。如量境界。若但证如理之旨。普贤大用不得现前。若唯行如量之宗。文殊正智不能究竟。具此二门。方明宗镜。所以善财一生。能办多劫之行。古释云。善财既因毗目仙人善友力。瞬息之间。或有佛所。见经不可说不可说佛刹微尘数劫。修行不倦。何得一生不经多劫。仙人之力。长短自在。故如世王质。遇仙之棋。令斧柯烂。三岁尚谓食顷。既能以长为短。亦能以短为长。如周穆随于幻人。虽经多年。实唯瞬息。故不应以长短之时。广狭之处。定其旨也。故知随心转变。不定。长短。心长则长。心短即短。延促是心。非于时分。一切万法。皆是心成。离心计度。皆失宗旨。

分享到:
上一篇:宗镜录卷第三十九
下一篇:宗镜录卷第四十一
相关内容

评论 0 条 / 浏览 91

点击获取验证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