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春秋 战国 西汉 东汉 西晋 东晋 南朝 北朝 五代 北宋 南宋 西夏


生平简介 (1081—1155?)号易安居士,济南(今属山东)人。父格非,为元祐后四学士之一,夫赵明诚为金石考据家。崇宁元年(1102),徽宗以绍述神

平乐-126卷-
年年雪里。常插梅花醉。挼尽梅花无好意。赢得满衣泪。今年海角天涯。萧萧两鬓生华。看取晚来风势,故应难看梅花。

声声慢-126卷-
寻寻觅觅,冷冷,凄凄惨惨戚戚。乍暖还寒时候,最难将息。三杯两盏淡酒,怎敌他、晚来风急。雁过也,正伤心,却是旧时相识。满地黄花堆积。憔悴损,如今有谁忺摘。守

七六、醉花阴·重九
七六、醉花阴·重九 薄雾浓云愁永昼, ⊙●⊙○○●▲ 瑞脑销金兽。 ⊙●○○▲ 佳节又重阳, ⊙●●○○ 宝枕纱厨, ⊙●○○ 昨夜

七八、声声慢·秋情
七八、声声慢·秋情 寻寻觅觅, ○○●● 冷冷, ●●○○ 凄凄惨惨戚戚。 ○○●●○▲ 乍暖乍寒时候, ⊙●⊙○⊙● 最难将息

《一剪梅》赏析
    《一剪梅》赏析     微尘雨     原文为

的爱国故事
于公元1127年匆匆南逃,开始了中国 历史上国家民族极屈辱的一页。 在山东青州的爱巢也树倒窝散,一家人开始过漂泊无定的生活。南渡第二年,赵明诚被任为京城建

多丽(咏白菊)-126卷-
风起,芬酝藉,不减酴醿。渐秋阑、雪玉瘦,向人无限依依。似愁凝、汉皋解佩,似泪洒、纨扇题诗。朗月风,浓烟暗雨,天教憔悴度芳姿。纵爱惜、不知从此,留得几多时

临江仙(梅)-126卷-
庭院深深深几许,云窗雾阁春迟。为谁憔悴损芳姿。夜来梦好,应是发南枝。玉瘦檀轻无限恨,南楼羌管休吹。浓香吹尽有谁知。暖风迟日也,别到杏花肥。

念奴娇(春情)-126卷-
香消新梦觉,不许愁人不起。露晨流,新桐初引,多少游春意。日高烟敛,更看今日晴未。

坐牢(图)-人物故事4-未知
公元1129年,49岁的赵明诚死了,给留下了15车金石古籍,南下逃难。这些东西是两口子半生心血的凝结。为了将这些物品从山东运往南方,夫妻俩受尽了苦。战乱

中国第一女词人买书的故事
  北宋女词人 十分爱读书,常常因得到一本好书而不食不眠。她从不像其它的女儿家对胭脂水粉兴趣浓厚,反倒痴迷醉心于读书。所以平时 出门逛街的时候,很

《如梦令》艺术魅力分析
    《如梦令》艺术魅力分析     彭运生    

二〇四、女词人-上下五千年-曹余章
来了说不尽的苦难,许多人家遭受了家破人亡的痛苦。北宋著名女词人,也有同样的悲苦遭遇。   是历城(今山东济南)人,是我国著名女词人。她父亲格非也

七七、凤凰台上忆吹箫·别情
七七、凤凰台上忆吹箫·别情 香冷金猊, ⊙●○○ 被翻红浪, ⊙○⊙● 起来慵自梳头。 ⊙○⊙●○△ 任宝奁尘满, ●●○○● 日上

为赌徒的-人物故事4-未知
曾经,除了赵明诚,没什么人知道,才女,还是个赌徒。 总是在悠闲的午后,阳光散淡地进屋里。夫妻俩指着堆积如山的图书,猜某个典故、某句诗在某书的某一页

 十三首-唐宋名家词选-龙榆生
68   十三首     录自赵万里辑本漱玉词 【如梦令】 昨夜雨疏风骤, ^ 浓睡不消残酒。 ^ 试问卷帘人, 却道海棠依旧。 ^ 知否? ^ 知否

千古才女(图)-人物故事4-未知
夏季,父亲格非看到澈灵动的泉水,好像看到一个如你一般活泼泼的女孩儿,于是灵感一闪,为你取名"",寓意"人"

蝶恋花(上巳召亲族)-126卷-
永夜恹恹欢意少。空梦长安,认取长安道。为报今年春色好。花光月影宜相。随意杯盘虽草草。酒美梅酸,恰称人怀抱。醉莫插花花莫笑。可怜春似人将老。

史上第一才女的生母之谜-人物故事4-未知
  有着“千古第一才女”之称的宋代女词人,也是婉约派的代表人物,一生漂泊坎坷,中年丧偶后更加郁郁寡欢。有研究称其父格非曾娶过两个王姓夫人,所

【南宋·】自是花中第一流-宋朝人物故事-未知
(1084~约1155) 号易安居士,南宋杰出女词人,山东济南人,婉约词宗。生于北宋元丰七年,山东章丘,逝于临安,享年七十一岁。与济南历城人辛弃疾合称

1155年5月12日 宋代女词人逝世-5月12日-乾隆
(1084年3月13日~1155年5月12日),济南章丘(今属山东)人,号易安居士。宋代女词人,婉约词派代表。早期生活优裕,与夫赵明诚共同致力于书画金石

1084年3月13日 南宋杰出女文学家出生-3月13日-乾隆
(1084年3月13日~1155年5月12日),宋代女词人,号易安居士,济南章丘(今属山东)人。她生于神宗元丰七年二月初五日(公元1084年3月13日


,登天宝十二年进士第。诗一首。

凄凄惨惨戚戚 揭秘的坎坷一生-人物故事1-未知
词如梦令        (1084—1155):宋代著名女词人。所作词,前期多写其悠闲生活,后期多悲叹

朝-126卷-
禁幄低张,彤阑巧护,就中独占残春。容华淡伫,绰约俱见天真。待得群花过后,一番风露晓妆新。妖娆艳态,妒风笑月,长殢东君。东城边,南陌上,正日烘池馆,竟走香轮。绮筵散日,谁人可继芳尘。更好明光宫殿,几枝先近日边匀。金尊倒,拚了尽烛,不管黄昏。

初日
  灵山初泽,远近见离宫。影动参差里,光分缥缈中。  鲜飙收晚翠,佳气满晴空。林润温泉入,楼深复道通。 

镜-283卷-
   衰鬓朝临镜,将看却自疑。惭君明似月,我白如丝。

【宋朝?朱淑真】可与并论的女词人-宋朝人物故事-未知
感伤,后世人称之曰“红艳诗人”。作品艺术上成就颇高,后世常与相提并论。 朱淑真词继承晚唐、五代词风,又接受了柳永、周邦彦等人的影响。语言新秀丽,善于运

蝶恋花-126卷-
暖日晴风初破冻。柳眼梅腮,已觉春心动。酒意诗情谁与共。泪融残粉花钿重。乍试夹衫金缕缝。山枕斜欹,枕损钗头凤。独抱浓愁无好梦。夜阑犹剪灯花弄。

蝶恋花-126卷-
泪湿罗衣脂粉满。四叠阳关,唱到千千遍。人道山长山又断。萧萧微雨闻孤馆。惜别伤离方寸乱。忘了临行,酒盏深和浅。好把音书凭过雁。东莱不似蓬莱远。

好事近-126卷-
风定落花深,帘外拥红堆雪。长记海棠开后,正是伤春时节。酒阑歌罢玉尊空,青缸暗明灭。魂梦不堪幽怨,更一声啼鴂。

浣溪沙-126卷-
髻子伤春慵更梳。晚风庭院落梅初。淡云来往月疏疏。玉鸭熏炉闲瑞脑,朱樱斗帐掩流苏。通犀还解辟寒无。

浣溪沙-126卷-
淡荡春光寒食天。玉炉沉水袅残烟。梦回山枕隐花钿。海燕未来人斗草,江海已过柳生绵。黄昏疏雨湿秋千。

浣溪沙-126卷-
小院闲窗春色深。重帘未卷影沉沉。倚楼无语理瑶琴。远岫出山催薄暮,细风吹雨弄轻阴。梨花欲谢恐难禁。

浣溪沙-126卷-
莫许杯深琥珀浓。未成沉醉意先融。□□已应晚来风。瑞脑香消魂梦断,辟寒金小髻鬟松。醒时空对烛花红。

满庭霜-126卷-
小阁藏春,闲窗锁昼,画堂无限深幽。篆香烧尽,日影下帘钩。手种江梅更好,又何必、临水登楼。无人到,寂寥浑似,何逊在扬州。从来,知韵胜,难堪雨藉,不耐风柔。更谁家横笛,吹动浓愁。莫恨香消雪减,须信道、扫迹情留。难言处,良宵淡月,疏影尚风流。

南歌子-126卷-
天上星河转,人间帘幕垂。凉生枕簟泪痕滋。起解罗衣、聊问夜何其。翠贴莲蓬小,金销藕叶稀。旧时天气旧时衣。只有情怀、不似旧家时。

菩萨蛮-126卷-
归鸿声断残云碧。背窗雪落炉烟直。烛底凤钗明。钗头人胜轻。角声催晓漏。曙色回牛斗。春意看花难。西风留旧寒。

菩萨蛮-126卷-
风柔日薄春犹早。夹衫乍著心情好。睡起觉微寒。梅花鬓上残。故乡何处是。忘了除非醉。沉水卧时烧。香消酒未消。

如梦令-126卷-
昨夜雨疏风骤。浓睡不消残酒。试问卷帘人,却道海棠依旧。知否。知否。应是绿肥红瘦。

如梦令-126卷-
常记溪亭日暮。沉醉不知归路。兴尽晚回舟,误入藕花深处。争渡。争渡。惊起一滩鸥鹭。

失调名-126卷-
条脱闲揎系五丝。

失调名-126卷-
犹将歌扇向人遮。水晶山枕象牙床。彩云易散月长亏。几多深恨断人肠。罗衣消尽恁时香。闲愁也似月明多。直送凄凉到画屏。

诉衷情-126卷-
夜来沉醉卸妆迟。梅萼插残枝。酒醒熏破春睡,梦远不成归。人悄悄,月依依。翠帘垂。更挼残蕊,更捻馀香,更得些时。

失调名-126卷-
教我甚情怀。

小重山-126卷-
春到长门春草青。江梅些子破,未开匀。碧云笼碾玉成尘。留晓梦,惊破一瓯春。花影压重门。疏帘铺淡月,好黄昏。二年三度负东君。归来也,著意过今春。

行香子-126卷-
草际鸣蛩。惊落梧桐。正人间、天上愁浓。云阶月地,关锁千重。纵浮槎来,浮槎去,不相逢。星桥鹊驾,经年才见,想离情、别恨难穷。牵牛织女,莫是离中。甚霎儿晴,霎儿雨,霎儿风。

一剪梅-126卷-
红藕香残玉簟秋。轻解罗裳,独上兰舟。云中谁寄锦书来,雁字回时,月满西楼。花自飘零水自流。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。此情无计可消除,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。

忆秦娥-126卷-
临高阁。乱山平野烟光薄。烟光薄。栖鸦归后,暮天闻角。断香残酒情怀恶。西风催衬梧桐落。梧桐落。又还秋色,又还寂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