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春秋 战国 西汉 东汉 西晋 东晋 南朝 北朝 五代 北宋 南宋 西夏
敕修百丈清规卷第八(终)
作者:惠能 (唐朝) 收藏

 

敕修百丈清规卷第八(终)

加祖号跋

百丈大智觉照禅师。加赐弘宗妙行师号。玺书一通。至元二年丙子。今上皇帝之所授也。先是有旨申行百丈清规。寻增赐禅师师号。故有是命。朝论初拟降制词。时玄备列词林。为直学士。实典书命。一日本山住持德煇。偕国子博士黄溍来访。求作清规叙引。从询百丈事迹。煇具道之。因及赞书之议。意欲见属。玄答之曰。万一当笔向闻师所言腹[葶-丁+呆]成矣。后格吏文。不果。越十有二年。玄告老家居。煇自百丈。见访山中。椟所赐玺书。视以汉字录本。请识其事。刻石。洪惟天朝尊右释氏。历代师资。锡号不一。若弘宗妙行四字。唯禅师居之无愧焉释学入门之要。戒定慧三者。其纲领也。禅师探往圣心法。卓然以敬之一字教其学者运博大之智于缜奥之功。知行互进。体用兼备。沛其有余。师表天下。清规既攽。表里声教。周流无方。谓之弘宗妙行诚无间然矣。煇本临济一宗以负荷为志。以显扬为业。始终斯事焉。上彰君赐。下阐宗风。禅门之孝子忠臣。有若是者。岂不韪欤。至正七年丁亥六月初吉。前翰林学士承旨荣禄大夫知制诰兼修国史欧阳玄拜手稽首谨书。

一山禅师书

方九拜。复前智者堂上和尚云翁老师兄(子几)。方自福岩录翁解组之后。多冗。而弗克附便奉讯。惟极悬悬。有来瑰洒佳篇与珍果。宠赐感[怡-台+尉]罙深。所寄廉使损齐相公洼制。与雄作。圆浑而珠明玉润。平淡而山高水深衰钝不所企及。敛衽名世之资。抱瑚琏之器。于此道精研密炼。发而为言。无斧凿痕。载司南适四方而弗迷揭明鉴览万物而弗惑持家修身。治国平天下。皆游刃边事。一日九迁。倚马。可待。松赓或可拈出乞缓颊令重也。方。居此一年有余。凡百以堪忍自处。丁旱歉。岁收。此间比他群惟庶几。但愿从事一二土木。如中流失楫。耿耿不能置怀。陋劣自夏秋以来。日事药裹。至今犹未康复。吾法兄。静退养高。足以眇视当今抗尘之迹。为可羞。二年前。百丈晦机尝缄至彼中旧清规。阅之其间纰缪殊甚。约共[利-禾+曲]修今东西隔越。比话又空。屏岩所撰。广略多未适宜。愚初立论。以祝寿为首。如监寺书状等项。设职。润大智元文。以小字。笺石窗南书记本末于后。庶今丛林负职有所从来。大概。古规中。唐文多对偶当尽翻译。奏上。刊行。为一代典章。晦机曾约当拉吾泣兄。到抗相与料理。今时世如斯。何由遂志。高见以为如何。书书中二偈。不敢作答。永似为好也。未由顶谒床下。愿言寿护式遄诏擢。至祷不备。方九拜复感淳间。南屏一时胜集。一山兄与小弟。宁有两人与云屋兄。参语。不见三影。事往矣。一旦促五十年于一瞬。梦耶非梦耶。时西湖雪后诸峰玉立。旧境宛然。二兄精爽飞动。日光激射处。境耶。非境耶。伫立久之。惟后死者。为凄断不已。欲将古规刊正立一代典章。今谁同心哉。延祐元年十二月初十日。东窗雪霁。南屏。小弟 元熙书。

咸淳三尊宿。一山。晦机。皆余所师敬。独不识云屋翁。而读其景睦堂诗卷。然后识云屋之深也。三老皆欲修清规立一代典章。而其徒必能嗣成之。则视其操世之柄。而视所以维世之具。为不相及。岂不有愧耶。延祐丙辰冬。因游智者古刹。睹是有感。因题于后。杜本。

分享到:
上一篇:敕修百丈清规卷第八
下一篇:没有了
相关内容

评论 0 条 / 浏览 112

点击获取验证码